上秋千,友天下!欢迎访问秋千网!  今天是: 秋千网“真人真网”大清理公告 秋友交流QQ总群公开吸收成员启事 秋千网改版升级公告 秋千主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桌面图标

您的位置:秋千网 >> 语文大学 >> 评说名嘴 >> 正文 在线投稿

梁文道:思想深邃,说话有道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秋千网   作者:日东升
热度390票  本文已影响:29738人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4年7月17日 18:07
学作文,就上新阳光作文!
  梁文道是凤凰卫视的名嘴之一,《开卷八分钟》节目的主持人,这是一档日播的读书类节目,而读书、写书、评书又正好是梁文道的最爱。为了主持节目的需要,梁文道每天都得阅读大量的书籍,有人问他,每天看书,你难道不感觉到累吗?他风趣地回答道:“电视上帅哥美女那么多,我又不能卖样子,只能多读书了。”
  
  举重若轻:程式化语言贻害无穷
  
  做客中央电视台的读书节目《子午书简》的时候,梁文道这样批评新闻中的程式化语言对大众的影响:“我曾经去看望一个老人,他躺在病床上,似乎有点不太高兴。我问怎么回事,老人的家人对我说,之前一拨探病的人中,有个人对老人说,‘对于你现在的情况,我致以亲切的慰问’,我问,他是当官的吗?老人的家人说,‘不是,是一个年轻人,确切地说应该是老人的一个小辈’。我就想,假如我去看一个生病的朋友,会说,‘怎么样了,好点了吧’,我怎么会说‘致以亲切慰问’呢?”
  
  一个小辈,去探望生病的长者,竟然说“致以亲切的慰问”,这种程式化的,官样的语言,让人不仅隐隐地担忧。我们的新闻媒体在日复一日中,影响着我的青年、少年,他们听着这样的程式化的语言成长,长大了不知不觉中就说出这样的语言。这种语言听着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对,但是,它唯一缺少的是亲近感和人情味。通过一个小故事中的一句程式化的语言,表达了对新闻媒体语言导向的忧思,可以说是举重若轻。
  
  语义明了:交通顺畅需要整个民族规则意识的提高
  
  一次,参加凤凰卫视的节目《锵锵三人行》,梁文道讲到了交通秩序问题:“几年前,有一群研究人员,曾经对比过东京跟北京的一些主要的交叉路口,这些路口的设计看起来没有明显的差异,但是东京的交叉路口,每小时能够处理多达两倍的车流量,这是为什么呢?一调查,我们发现北京的人们特别不容易遵守交通规则,你抢我抢大家抢,你有素质,本不想抢,但是人家抢着过去了,你觉得人家抢我为什么不能抢,于是你就从众了,于是就堵在一块儿了。我们的标语口号,叫大家遵守交通规范,这是给大家一个命令,但实际上遵不遵守又是另外一回事。比如你到了一个停车场,这个停车场如果地上很干净,你自然不好意思丢垃圾;但是如果地上到处都是垃圾,哪怕它贴满再多标语叫你别丢垃圾,你还是会丢。良好的交通秩序需要每个人的参与,需要整个民族的规则意识的提高。”
  
  梁文道先是指出一种现象,然后留下一个疑问,同样的路口,为什么东京的车流量就是北京的两倍呢?这吸引着听众往下听。然后,他指出了北京交通的症结所在,从众效应,当然,这种效应可能不是那么明显,于是,梁文道又举了扔垃圾的例子与交通问题类比。一个垃圾满地的地方,即便写着不准扔垃圾,垃圾还是会越积越多;那么交通也是同理,只要有人不遵守规则,即便整天呼吁遵守交通规范,交通违规者还是会越来越多。只有整个民族的规则意识都提高了,交通问题才会得到根治。语义明了,让人信服。
  
  观点独到:愤青之“愤”应该换一种表达方式
  
  在华中科技大学的学术报告厅里,梁文道是这样评说愤青的:“愤青本并没有错,关键是,我们年轻人的这种愤怒该怎样把它转化为一种实质的力量呢?前几年,很多年轻朋友掀起了一股反日的浪潮,那时我就说我们的愤青太激动了,我们不应该单纯地发泄,而是应该去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大家知不知道,在广州曾经有个很重要的公墓,那个公墓是什么呢?抗战结束后,孙立人将军率领中国远征军班师回朝,回到了广州。他想起当年许下的一个诺言,当时他统领一帮热血青年组成的青年军远征滇缅的时候,说过一句话,带多少人去就带多少人回来,人回不来,骸骨也要带回来。孙将军把烈士的骸骨葬在一处公墓,然后立了一块牌楼。如今,孙立人将军手书题字的碑楼,是广州一个菜市场的公共厕所的一部分。我看着它今天的面目,我每次都非常难过。我们反日的热情能否拨出一点点去关注一下这个牌楼呢?”
  
  年轻人的愤怒本没有错,只是这种“愤”用错了方式,用错了地方。整天高呼口号有什么用,聚集在一起发表义愤又有什么用,抗日名将孙立人将军手书题字的牌楼都成了公共厕所的一部分了,却也没见哪一位年轻人担负起责任,为保护民族英雄的遗迹做点什么。年轻人的“愤”应该用于正途,用在一些看得见摸得着的地方。梁文道的这一观点非常独到,令所谓的愤青在汗颜的同时有所领悟。
  
  发人深省:中国人的笑脸模式
  
  一次,在《开卷八分钟》中,梁文道谈到了中国人的幸福感和中国人的笑脸,他说:“我觉得有一点很有意思,中国人的笑脸是有模式的,自从1949年以来,外间在媒体上看到的中国式笑脸是这样的,一群农民在田地里看着饱满的麦子露出心满意足的笑;一帮工人对着冉冉东升的璀璨旭日龇牙咧嘴地欢笑;领导到地方巡视时则多半有一群干部加百姓围着他鼓掌微笑;中央电视台每年一度的春节联欢晚会,都有一堆小妞或者小鬼摇头晃脑,不知所以地鼓着红扑扑的脸蛋傻笑。这些有模式的笑脸和我们的幸福感又有多大的关系呢?”
  
  笑本是发自肺腑的一种愉悦之情,为何还有模式。然而,梁文道的总结却让我们真切地体会到了笑脸的模式。这几种模式,是我们经常能够在电视上、报纸上、网络上见到的,形象生动,极易让听者产生相应的联想。媒体为什么要刻意塑造这些人掺杂了大量水分的模式笑脸呢,他们这些群体真的是因为由衷的幸福感而笑吗?恐怕也不尽然。梁文道的这一段笑脸模式论,让人见识到了他思想的深邃,发人深省。
  
  读书万卷,出口成章。在节目中,在演讲中,在访谈中,梁文道用他的绝妙口才,处处展示着他的思想,与众人分享着他非凡的智慧。梁文道是一位名嘴,一位儒雅的名嘴,轻尘脱俗,让人耳目一新。

 

 

TAG: 梁文道 / 文学教育门户-秋千网
顶:10 踩:11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51 (120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66 (122次打分)
【已经有125人表态】
33票
感动
16票
路过
7票
高兴
9票
难过
21票
搞笑
8票
愤怒
11票
无聊
20票
同情
上一篇没有文章了上一篇:郭德纲:台上段子出彩,台下妙语如珠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网络资源

自由撰稿人掌中宝,点击进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