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秋千,友天下!欢迎访问秋千网!  今天是: 秋千网“真人真网”大清理公告 秋友交流QQ总群公开吸收成员启事 秋千网改版升级公告 秋千主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桌面图标

您的位置:秋千网 >> 妙笔联盟 >> 写作起点 >> 正文 在线投稿

是介入的,也是穿越的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秋千网   作者:王月鹏
热度368票  本文已影响:24673人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4年3月08日 08:20
学作文,就上新阳光作文!
  这几天大家一直在探讨关于散文的“真实与虚构”问题。开学典礼上我的发言题目是《发现和呈现这个时代的真》,主要也是谈论这个问题的。我想补充一下,我个人是不喜欢所谓抒情散文的,我所以为和追求的“真”,并不是所谓的抒真情,而是发现和呈现生活中被遮蔽的真实,是对真相的一种诚实态度。下面,从三个层面谈一下关于散文的一些思考。
  
  一、散文的承担与尊严
  
  散文是什么?现在很多人在争相命名,各种流派和主义层出不穷。我觉得,任何想要独自占有散文的话语都是局限的,也都注定是徒劳的。读西方哲学史,最大的感触就是,不同的哲学流派,不同的哲学思想,甚至是截然相反的思想和观念,是可以共存而并立的,大家互不妨碍各自成为高峰,然后共同地组成了群峰。散文作为一种最自由的文体,理应也是这样的,大家不同而并立,共同拓展散文的更多可能性。可惜的是,我们已经习惯了有你没我,热衷于非此即彼。关于散文,我有一个私密化的定义:散文是我与另一个自己最愉快、最可信赖的对话方式,她安静从容地存在着,在慰藉我的同时也不断将我推向新的精神险境。
  
  与其说当下散文界是繁荣的,不如说是泛滥的。所谓泛滥,不仅在于文本的批量制作,更体现在作者的情感泡沫上。很多写作者热衷于兜售小情调和小感慨,迷恋于精神作秀,抑或以道德法官自居。除了一己的悲欢,我们从中很难看到更为宽广的情怀,看不到对社会现实有力量的介入和穿越。这也是我在写作中时刻提醒自己的一个事情。散文写作可以不直接触及“问题”,但不能没有“问题意识”。散文的尊严来自对现实的介入和发言,或者说来自问题意识这样的一种底色。一个不介入现实的文本,包括某些将心灵现实阐释为现实的作家作品,常常不过是嘟嘟囔囔的自言自语。我喜欢那些湿漉漉的、有痛感的文字。在当下人人都可以写作散文的网络时代,我愿意固执地坚持认为,散文其实是有门槛的。时间将以沉默的方式,淘汰和留下一些东西。对于文学,这是最冷酷也最温情的公正。
  
  二、散文的自由与限定
  
  散文是自由的,这个不必多言。我觉得对自由的真正珍惜,恰恰在于懂得节制和限定。比如一杯水,如果倒在地上让它自由流动,那么它只会形成一些小水洼,或者仅仅是湿了地皮,很快就会干涸,根本就谈不上拥有什么“深度”。具体到散文写作,对所谓自由的限定,我认为就是坚持一种有难度的写作。这种难度,不仅仅是技术或者文体上的,更多的时候是一种心灵的和思想的难度。我心目中的理想散文,它应该同时具备这样的三个元素:一是具有艺术品质的;二是介入现实的;三是有痛感的和有力量的。
  
  先说艺术品质,这是首要条件。前段时间的全省青创会上,李敬泽先生谈到了“宽度”,他从医学上的“柱状视力”来谈论文学表达上的“急功近利”。我们习惯了心无旁骛地追求前方的目标,注重长度,忽略了宽度。散文最应该是一种拥有宽度的文体。当下的很多散文是一条直线走下去,所谓主题鲜明、中心突出、语言生动,文本中仅有一件事情、一种情感、一个道理,这显然是不够的。对宽度的追求,其实就是要打破这种思维定势和文本格局。
  
  文学介入现实,与时代保持一种对话关系,这既需要勇气,也是一种能力。眼下的现实太缭乱了,需要具备足够的分辨力,才会做出相对准确的判断。我们常常以为,唯有拉开一段必要的时间距离,才会更客观、更准确地看清楚一些东西。问题是,拉开了时间距离,我们又会真正记住多少事情?比方说:在座的各位,有多少人能够记得自己的爷爷奶奶或者老爷爷老奶奶的名字?这,其实就是我们对待历史的最真实的一种态度。那么我们所掌握和使用的那些历史资料,究竟离真相有多远,这实在是一个问题。放弃当代的、现场的第一手素材,去一味地咀嚼间接资料,这对一个作家来说大约应该算作一种缺憾。我想说的是,散文如何通过对当代现实的有效介入,为这个时代保留一份真实。当下的社会问题层出不穷,如果以美为底色的散文不介入现实,不穿越和呈示它们,那么它更容易沦为嘟嘟囔囔的话语方式。
  
  对散文来说,“美”是一个重要元素,但我觉得仅仅有“美”是不够的,还必须要有痛感,有力量。力量,来自精神的独立和自觉,来自作家的问题意识。我们不会认为标语和口号是有力量的,也不会觉得威严和宏大是有力量的。相反,那些在喧嚣热闹中经由个体生命视角发现和感受到的微小细节,却常常有一种震撼心灵的力量。这种理性与感性交融的力量,是我所认同和追求的。
  
  三、散文的超越与穿越
  
  我特别留意到了汪惠仁老师讲课时谈到的一句话:作家的精神状态不该在天上,也不该在泥里。我非常认同这句话。“天上”是个什么概念,我愿意理解成通常所说的“超越”;那么“泥里”,也就是我们所说的“俗世”。换句话说,作家的精神状态,不该是超越于现实之上的,也不该是低于现实之下的。那么,它应该在哪里呢?汪老师没有明讲,留给我们自己去思索与探索。我个人理解,是否应该在于“穿越”?
  
  所谓穿越,这是当代学者吴炫先生否定主义理论中的一个重要概念。仅仅直面现实是不够的,还要穿越现实,看到更多潜隐在现实表象下的东西,形成有别于他人的独特体验。散文不能仅仅是对俗世的再现,我们就活在现实中,不需多此一举;散文也不能完全是所谓超越的,一个人揪着自己的头发,不可能飞离脚下的土地。而当下散文界,充斥着太多来自俗世的,或者践行超越的文本。它们传递出的,大多是简单的感官印象、道德指责和是非判断。散文不该仅仅止步于此。
  
  我想从“词语”开始,谈一谈对穿越的理解和认识。从一定意义讲,现实是由“词语”组成的。我们掌握和应用词语的过程,实质上也是词语完成对人的占领的过程。很多“词语”的身上,已经人为地附加了太多东西,甚至遮蔽了词语的本来面貌,比如“东方”,比如“太阳”,比如“大海”,等等。20世纪60年代,美国总统肯尼迪问起“危机”这个词用汉语怎么解释,有人回答说:“在汉语里,危机是由危险和机会两个词组成,即危险意味着机会。”肯尼迪听后非常感叹,中华文化居然能把两个毫不相干的词融化成一个东西。中国的汉字,委实是颇有意味的。比如说,失业叫“下岗”,下降叫“负增长”,政策规定要讲究“原则上”。网上曾对某个直辖市的一份政府工作报告进行了“词语”统计,其中“推进”81个、“加强”92个、“进一步”76个、“促进”37个、“增强”19个、“坚持”25个、“积极发展”8个、“优先发展”6个、“大力发展”5个、“加快发展”7个、“繁荣发展”2个……我一直觉得,文章中之所以要使用形容词,大多是因为写作者对表达的不够自信,需要借助形容词来渲染和强化一些东西。我们生活在由形容词组成的巨大泡沫中,灵魂的视力是很容易被遮蔽的。“词语”已经不仅仅是词语,而是一种我们正要接触的事物,是某些人对已知和未知的世界的一种态度。特别是很多新的词语,往往不过是一件外衣,它在吸引人们目光的同时,其实也隐藏了事物的真相。人们努力在寻找真相,其实真相就在眼皮底下,就在词语的背后。这个时候,“词语”不仅仅是一个筐子,而且也具备了幌子的功能。比如有一种说法,说农民的“幸福感”高于城市居民,那么“幸福感”是一个什么概念?再比如“无直接利益冲突”、“微小青春期”等新出现的词语,等等。能否对词语保持必要的警醒,能否看到词语的本来面目,已经成为对人的思想和灵魂的一个考验。
  
  我们生活在由这样的词语搭建起来的一个现实空间里,陶醉与吟唱都是肤浅的。作为一个写作者,或者说一个码字的人,倘若无力辨识和穿越手中正在堆积和组合的“词语”,那么他在巨大的现实面前将会更加脆弱和无助。这也是我在写作中总是充满了犹疑的一个主要原因。
  
  
TAG: 写作 写作起点 / 文学教育门户-秋千网
顶:8 踩:11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03 (122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31 (124次打分)
【已经有100人表态】
12票
感动
14票
路过
10票
高兴
13票
难过
10票
搞笑
14票
愤怒
16票
无聊
11票
同情
下一篇:散文的遮蔽与突围上一篇:不成熟的小说创作谈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网络资源

自由撰稿人掌中宝,点击进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