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秋千,友天下!欢迎访问秋千网!  今天是: 秋千网“真人真网”大清理公告 秋友交流QQ总群公开吸收成员启事 秋千网改版升级公告 秋千主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  桌面图标

您的位置:秋千网 >> 阳光文苑 >> 小说林子 >> 正文 在线投稿

绝句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秋千网   作者:小胖54
热度432票  本文已影响:24966人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11月28日 10:10
学作文,就上新阳光作文!
  (1)
  
  好像看到了光,又好像没有。
  
  夕阳里,你的笑容真好看。就像我们初见时那样的砰然心动,空气里都是香樟脆嫩的味道。我希望你弯起的唇角,它永远躺在我胸膛里那块跳动的红色天堂。
  
  我爱你。这是真的。
  
  (2)
  
  夜晚来了,天一点一点的暗下去。季枫缩在房间的一角,他将头放在臂弯里,失焦的眼睛长久盯着某个地方。保持着一个姿势、一个动作,他整个人宛如进入另一个时空的另一段轮回。在时钟的“滴答滴答”里,世界很静,悲伤是胸口的起伏,潮汐很远。旧时光都已凝固成脖颈的琥珀,甜美的欢乐像伤口,在结痂的前一刻被柔软的松脂包裹,血色的浪漫永不停息。
  
  季枫闭上眼睛,然后眼泪就像黄昏里的夕阳,就这样无知无觉的、颤颤巍巍的落了下来。他终于咬了咬牙,硬起胸膛,颤抖着手指编辑起短信。手机的灯光像蝴蝶的翅膀一样张开,他的脸于是就像小时候村落里大雨时被冲刷着的难堪的堤坝一样,被这抹微妙懵懂的温柔在仓促间承接包裹住。
  
  世界逐渐沉淀成一枚浓黑的茧,他最终沉沉睡去。
  
  (3)
  
  夏日浑身冷汗的躺在床上,她昨天一闭上眼睛就进入了一个冗长的梦魇。在那个令她深深恐惧的梦境里,她无论如何哭喊挣扎也无法清醒。早八点的日光干净,清冽,从窗外映照过来,将整个房间装扮出明亮干燥的香味来。其实,人在最软弱无力最绝望的时候,是不适合做梦的,现实与梦境之间都留存着一座桥梁,而很多时候,恐惧都是会传染的。还好,她伸手抓起枕间疯狂鸣动的手机,多亏了它,她终于得以清醒。噩梦过后、她盯着天花板长久的出神,然后她把手机凑到眼前,再然后她的眼泪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落了下来。
  
  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是条短信。只有暧昧期的情侣间再普通不过的一句话的一句话,“还好么?来看场电影吧。”发信人是,季枫。
  
  “还好么?一起看场电影吧。”夏日将手机紧紧的贴在胸口,浑身上下便如同被一股温暖紧紧包裹,这种既心酸有甜蜜的感觉,让她感动得落下泪来。刚刚经过梦魇洗礼的、充斥全身的无力感,与身体里空荡荡而又排山倒海般袭来的寂寞风响,都在一瞬间烟消云散。就像坐了一场云霄飞车,所有极限下坠时拥有的无力与恐惧都在车停的那一瞬归于平静。
  
  夏日的手指按着键盘,这两个月以来,她有无数的话语想要跟季枫述说。可当她真正准备按下键去的时候,心里又空荡的很,纠结在心底的千言万语,竟是股乱麻,她理不出丝毫的头绪。她什么都想告诉季枫,却又什么也说不出口。最终她也只有回复一个简单的“好”。而即便是这样一个“好”,“H”“A”“O”就是键盘上的这三个早已烂熟于心的音节,她也仿佛害怕自己不够用力就无法将那千言万语亦无法阐述的盛大情感的按入一样费尽心力,她按下了又删除,删除了又按下……反反复复,她每按下一个音节脑海里就自然的闪过一帧画面,一帧一帧又一帧,季枫、浅水、还有自己,当那些画面们都手拉着手谢幕时,她按下了最后一个键。手机于是就像不知这人间一样径直的闪烁开来,夏日看着屏幕上“发送成功”的字样,舒开一口气。
  
  “还好么?”
  
  “好”
  
  “一场去看场电影吧。”
  
  “好。”
  
  这是这两个月以来,季枫唯一的一次主动联系夏日。至从浅水的那件事过后,季枫就一直休学在家,而夏日每次打过去的电话短信也都是了无音讯。
  
  “好”夏日看着手机屏幕上自己用那么盛大的气力书写的“好”、看着“还好么,一起看场电影吧。”这两个月以来的唯一。止痛的膏药晒在心口伤痕的边沿,她抹了一把眼泪,阳光就像张晶莹的面膜一样摊开在她脸上,她倔强又软弱咬了咬牙齿。
  
  “季枫”
  
  “以前看到过一句话,‘不汲汲于生,就汲汲于死’这里面有种爱而唯一的理想主义者的固执,我和浅水都很喜欢。”
  
  “季枫”
  
  “你知道么,你已是我的唯一。”
  
  (4)
  
  浅水是在距离学校不远的凤凰广场的秋千旁结识夏日的。
  
  秋千真是件奇妙的有灵性的事物,它天生适宜飘摇适宜动荡,不适宜弱柳扶风那般小桥流水的亲微晃荡,你要给它注进身体手心里呼啸的大力,它才能够带着你和你的快乐一同体验那股飞起来进入失重的宁静天堂;但如果你这力太过浩荡难以驾驭,它又会立马化成大草原羁傲的奔马,将你摔落身下。
  
  因为秋千,她们开始聊天、熟识,而随着熟识,她们愈发发现自己有太多的相似。女孩子之间友谊很简单,她们又都不是那种会呼朋引伴的爽朗个性,她们内敛敏感很轻易的就从对方身上感受到那种相见恨晚的亲切。虽然不在一个班级宿舍,但也凭着这种知己间的亲切,她们一起上学、自习、吃饭、然后放学后有一起回宿舍甚至于上厕所也到对方的班级去叫上彼此,她们放假后一起逛街购物、然后一有时间就搅在一起咬耳朵。
  
  和所有一同走过青春期姐妹淘一样,从相遇的那一刻始,她们的友谊便已如同乡村老爷爷埋在老槐树下的稻谷酒一样,好的基础已在那,剩下的已只需时间去酿得酣醇。
  
  她们是彼此唯一的朋友。
  
  (5)
  
  在两个月以前,浅水突然冲到夏日面前来,她带着满脸的悲愤满脸的不可置信大声斥问,“为什么?”
  
  夏日不明所以的愣在原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还打算开口询问的时候,浅水就突然发疯一样声嘶力竭的推开了她。浅水站在原地,身体因为激动而微微弯曲,她的手指握成颤抖的拳头,她满面泪痕的大喊,“为什么?”
  
  “为什么?”
  
  “为什么会是你?”
  
  “你为什么要这样?”
  
  “……”
  
  “……”
  
  夏日不知道怎么了,看到这样子的浅水,她只是心里莫名其妙的难过。她走到浅水面前,刚准备拥抱她,就被推开了。“要你管!”夏日被推倒在地上,她看着浅水转身跑开、在楼梯转角处消失的背影,浑身无力。眼泪比心痛来得快,夏日抱住膝盖看着水泥地板上开出的咸湿的花。那些眼泪们,她看着它们落下,看着它们粉身碎骨,看着它们疼痛的绽放。它们盛开的声音被周围围观同学的议论声所淹没,它们绽放的颜色也渐渐被六月暴烈的艳阳所吞没,很久很久后,上课铃响围观的同学们都做鸟兽散后,她才站起身,也许是蹲得太久太过用力了的缘故吧,她的头有一阵眩晕。
  
  “你怎么了啊,不能说出来吗?”
  
  “你到底怎么了啊,我们是那么要好的朋友啊!”
  
  “浅水”
  
  夏日翘掉了晚上的自习,她想一个人静一静。一个人走进宿舍,宿舍门的对面是块嵌着的巨大的海蓝色的玻璃窗子,从这扇窗子里向外望过去,是夜色下面满世界的灯火辉煌。夏日走过去,“哗”的一声拉开窗子,迎面夜晚的风就夹杂着远方教学楼处的朗朗书声吹了过来。宿舍还未开灯的时候,夏日站在一片漆黑里,看着外面世界的灿烂辉煌,在一瞬间,仿佛整个世界都离她而去,唯剩下满身心的疲惫与孤寂。
  
  身后突然传来“嘤嘤”的低泣,夏日浑身一阵冷颤,现在是晚自习时间,宿舍里除了自己以外哪还有人?她惶恐的转过身,顺着那声响的方向望过去,却发现正是浅水的床铺。虽然夏日、浅水不在一个班级,但由于这难得的类似于一见钟情、一拍即合的友谊,当初浅水还是向学校申请了调换宿舍的意见书。虽然有违学校以往的传统,但一来是浅水一再坚持,二来也考虑到浅水、夏日又都是品学兼优温润刻苦的孩子。班主任老师都同意了,学校也便只好睁一眼闭一只眼了。夏日曾有一段时日里非常感念于浅水的这段执著,夏日一直在人前都是一副温柔的尖子生形象,表面上除了学习,似乎什么也无法入得她的眼了。然而也只有她自己知道,那是因为她没有真正的遇见自己需要拼死守卫的爱(爱好、或者情感的种种),而这样的爱一旦遇见,那就是她即使飞蛾扑火也要紧拽掌心的东西了。这是她的执著,或者说,信仰。她往往因了这份信仰而感觉自己的与众不同,这份与众不同让她在内心里足以睥睨生活里的一切困难苦惑,却也带给了她无尽的孤独。但是,她遇见了浅水,就像在茫茫人海遇见唯一的同类,她甚至在浅水身上遇见了比自己还浓重的奋不顾身,她在这样一种令她感动固执里,胆战心惊的消弭着自己的孤独。她知道,孤独者与孤独者的相遇就如同手牵着手走钢丝,一荣俱荣一损也俱损,但是她也别无选择,这亦是孤独者的执著。所以此时此刻,夏日含着眼泪呆愣在原地,一瞬间她也不知如何是好。浅水的愤怒明明是对着自己的,可是夏日也不知道浅水这股愤怒的缘由啊,她看着蜷在那一方被子里哭泣着的、颤抖成一双蝴蝶翅膀的浅水,心痛莫名。就如同不常爱一样,她们这种人亦是不常哭泣的,这是她们的骄傲,可是啊,如果她们一旦哭泣,那就是真真正正的被伤到了。就如同先前她不明所以的被自己最好的朋友在大众面前丢掉颜面,她被自己的傲气与对浅水的友谊激出不知所措的眼泪,现在她在受伤的好友面前,同样的不知所措。她不知所措的在浅水床头徘徊犹豫良久,最后也只有暗自叹了口气,轻轻的拍了拍浅水的被子,关上灯,走出宿舍就如同走出一片震颤的眼泪凝成的蔚蓝幽深的湖。
  
  浅水,你到底怎么了啊。没地方去,夏日就绕着操场一圈一圈的失魂落魄的走,下自习的铃声响了,抬起头又低下去,宿舍里的灯一盏盏的亮了起,教学楼里沸腾的读书声渐渐弱下来,夏日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有些事情,逃是逃不掉的,该面对也终归得面对。
  
  “浅水,你到底是怎么了啊”浓重的夜色下,手机的灯光是片怅然的亮。“有什么事,难道还不能和我说么?”
  
  (6)
  
  “夏日,你看。”
  
  “唉?”
  
  “季枫。”浅水下意识的抬高一点音量。对着操场上那个奔跑的人影儿,她压低音量,“我们班的,怎么样?有兴趣么?”许是旁晚夕阳的缘故吧,她的视线突然间柔软了不少。如同所有急于向私密展示自己珍贵宝物的少女一样,为了让夏日的目标更明确一点儿,她将手指也顺着自己的声音点了过去。而少年却也正好跑完半圈,转过身变成迎向自己的时候,恍然间浅水看到他抬了一下头,他的视线就顺着自己的指尖望了过来,只一瞬间,浅水感觉季枫对着自己浅浅又坦然的笑了一下。
  
  有什么碎掉了,夕阳是片凉津津的蜘蛛丝,蝴蝶振了振翅膀,暖风将香樟的叶子吹得哗啦啦的响,眼睛里是什么波纹在荡漾,晃悠悠的,摇摆成一片橘色的湖。
  
  你开心么?闭上眼睛,世界就有了光。我浸在这温暖里,呼吸间,都有花香。
  
  (7)
  
  夏日穿戴整齐到达车站时,季枫已经等在那很久了。看到夏日的到来,他如同当初在那片操场的初次相见一样,柔和的笑着迎上去,他手里持着两杯香芒果奶,不加冰,是夏日最喜欢的味道。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他仿佛早已完全丢弃了那段不堪回首的记忆一样,再度变回了从前那个温和洁净的阳光少年。如同往常,夏日心照不宣却又更加小心翼翼的牵住季枫的手。他身上有股非常舒适的香,那里面有种让人安心的气息,是以往夏日靠在他肩头时最喜欢味道。而现在,两个月不见,那股味道浓了一点,却也隐隐间包裹了一抹危险的弧。
  
  “不是说在电影院等的么?”
  
  “我看时间还很充足,就在这儿来”
  
  “喔”
  
  也没有更多要说出口的话了,夏日将头靠住季枫的肩膀,咬住吸管,又如同要抓住渐远渐灭的星火辉芒一样,在他的肩上贪婪的深呼吸。有风从她的眼睑上一路飘过去,白色的塑料袋变成了轻盈的风筝,在他们遥远的头顶纷飞。季枫的手反转过来,握住夏日的手。他的手有些许潮湿的汗,却带着更多更舒适的温柔力度。
  
  夏日也下意识的附加上更大的力量。暂时就抛却掉少女的娇羞吧,只有经历过失去才懂得珍惜的可贵,幸福复临又来得如此之快,必须更用力的抓住才行。
  
  “季枫,你知道么,你已是我的唯一。”她的心在轻轻的颤抖着,哭泣着,她不知道,此刻同样颤抖着的另一颗心脏里鼓动着的节奏是,“夏日,对不起,请允许我最后一次的、对你温柔。”
  
  (8)
  
  浅水对季枫可是真的好啊,在班上,他们已经算是公认是真正的金童玉女了。用八卦者的口吻说就是,只不过这两口的面子都比较薄,还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罢了。所以,就算每次面对那些八卦调侃者时季枫每次都是紧张的赶忙否定掉这段关系又怎样呢?虽然有些失落,但每次想起季枫那股羞涩劲儿,浅水就情不自禁的想笑上一笑。是啊,除了自己谁还可以做季枫女友呢?上课时,浅水每每望向季枫,眼睛里都含着笑。那就是爱了吧、像胸口流淌着一杯温热的甜米酒。最甜美的爱恋总在暧昧期,浅水不自禁的在草稿本上描出一枚枚小小的卡通头像,就让所有甜蜜的流言都像发梢上的发卡一样,变成醉人的草莓红。
  
  可是,可是,可是。
  
  可是要怎么说呢,所有隐秘的暖流都在一瞬间改变了航道,候鸟不见了,鲜花陪着谁的脚步,从春天过渡到冬。
  
  “听说没有,季枫和实验班的夏日。”
  
  “对呢对呢,好恩爱呢”
  
  “这才是真正的金童玉女嘛!”是谁故意提高了音量?惊飞了树梢的鸟。左手的蝴蝶拖过右手的红线,你看到了么,世界这么大,没有我的家。
  
  “………”
  
  “………”
  
  回忆变成一块又一块,冰砖里封冻的花。从冬到夏,我抱着它,不怕雨打风刮。你们还会回来么,我在这里啊。
  
  世界这么大,没有我、的家。
  
  (9)
  
  《初恋这件小事》。仔细想想,其实这也是一个挺俗的故事。不知道自己是公主的灰姑娘爱上了王子,然后慢慢的,微笑,眼泪,甜蜜,心酸,无能为力无可奈何却对爱情的执著不悔。经历了种种又种种,换来了最后公主与王子在洁白的百合下的深情一吻。
  
  挺俗的吧。可是啊,就那么一言一行一举一动,一个挂着眼泪的微笑,一抹跌倒后在暗恋的人前固执弯起的羞涩嘴角,一帧保存完善过去的照片,夜深时的台灯,心痛时的眼泪,臂弯里的友谊,一点一滴爬升的梦想……其实,爱情就是这么俗气的东西吧,就是这么一堆大同小异谁都可以放在掌心揉碎又揉碎的的小细节吧。是什么擅自触动了身体里造泪的开关,完全没有了平日里克制的****,夏日的眼泪汹涌又汹涌,怎么止也止不住、怎么抹也抹不完了。爱情,就是这样一丝一缕、丝丝缕缕的心疼么?
  
  灯光黑下去一瞬后,又再度以更加凶猛的姿态袭来。眼睛适应了光线后,她才发现季枫不见了。身心里一阵疲惫袭来,不管了,也许他只是去了一趟洗手间呢?她随着一大队的情侣双人组一同走出电影院来到外面午后的广场,等待的过程里才发现手机里季枫的短信。“对不起,在结尾处我的不告而别。对不起,我始终、始终无法强迫忘掉浅水。我想,我们还是分开比较好,以后不要再见面了。抱歉。”有一瞬间,她想她是明白了浅水当初的感受了的。
  
  “但是浅水,我当初也是根本不知道你喜欢的人就是他啊,如果我知道你喜欢他,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允许自己……”她突然的,就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自己和浅水是一类人啊,如果当初自己知道浅水喜欢的人就是季枫,自己真的就会拒绝他的表白拒绝和他么?”她害怕面对自己内心的那个答案。
  
  (10)
  
  手机在口袋开始疯狂的鸣响起来,是夏日。季枫无力的摇摇头,控制情绪又暗自咬了咬牙,按下关机健。可是突然间身后就爆发开一场尖叫,季枫转过头,一瞬间就直感到天旋地转。
  
  夏日想起每个噩梦里的、那个旁晚的浅水,想起了她从这儿坠下时飞扬开来的头发。夏日闭上眼睛,她想起浅水在这儿轻启的唇角,她于是也就学着浅水的模样,舒展开笑容,在暖风将自己的裙裾包裹的那个瞬间说下那句深情的对白。
  
  “我爱你。”季枫,我说过了你就是我拽紧在手心里的唯一,既然我无法牵着你的手一直地老天荒,那也至少要允许我再你放手的那一刻安眠。
  
  一切都恍若梦境,眼前是一片挥之不去的红色弥漫。手机从掌心间滑落,触地是一片软绵绵的不真实感。浅水,夏日,眼睛里灌满泪水,裤腿里也捆绑住了沉重的铅银,季枫恍恍惚惚的朝着家的方向走去,此时此刻,他只想好好的睡一觉,而哪怕这梦里也只有吃人的魇,可是不管了,他就是想回家,想睡一觉了。
  
  红灯,喇叭在一瞬间联合起来吹起了幼时的摇篮曲,在一片议论声里,他闭上眼睛,他想他终于可以好好的睡一觉了。
  
  “好像看到了光,又好像没有。”
  
  “夕阳里,你的笑容真好看。就像我们初见时那样的砰然心动,空气里都是香樟脆嫩的味道。我希望你弯起的唇角,它永远躺在我胸膛里那块跳动的红色天堂。”
  
  “我爱你。这亦是真的。”
  
  (11)
  
  那样一句我爱你,散在风里,成为绝句。
  
  而深情既是一桩悲剧,必须以死为句读。
TAG: 短篇文学 短篇小说 免费下载 小说悦读 / 文学教育门户-秋千网
顶:6 踩:15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51 (147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03 (121次打分)
【已经有138人表态】
23票
感动
10票
路过
17票
高兴
13票
难过
24票
搞笑
15票
愤怒
17票
无聊
19票
同情
下一篇:我和滴水有个约定上一篇:梦里楼兰泪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网络资源

自由撰稿人掌中宝,点击进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