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上秋千,创作无极限〗 今天是:
秋千网“真人真网”大清理公告 秋友交流QQ总群公开吸收成员启事 秋千网改版升级公告 关于秋搜的公告 关于“中国未来文学家”的通告 |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桌面图标
原创投稿,名家辅导,在线答疑,发表有奖

您的位置:秋千网 >> 语文天地 >> 励志工场 >> 正文 在线投稿

爸爸,您别泄气!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秋千网   作者:张国龙
热度1980票  本文已影响:359940人 【共1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2年2月15日 15:01
学作文,就上新阳光作文!
  1
  
  妈妈今天一大早就离开了家,她说去北京谈一桩生意,大概两个星期才回来。自从妈妈当了部门经理,就隔三差五出差。妈妈一走,家里就我一个人。我很害怕!害怕有什么用?妈妈又不会因为我害怕就不走。她说过她像我这么大时,早就不让大人操心了!何况,我还是个男孩子,下学期就该上初二了。
  早上得督促自己起床,迟到了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事儿。我泡包方便面作早餐,哄一哄咕咕作响的肚子,或者在路边买些油条什么的边走边吃。妈妈不知警告过我多少遍,说千万不要吃小摊上不干不净的东西。管她呢,反正她又不能遥控。在学校里上一天课,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就害怕下午放学回家,家里冷冷清清的,还不如待在学校里。
  晃晃悠悠回到凤凰街,瞥见我家那栋银白色的楼房,我的心情立即暗淡了下来。家里没人,屋子显得特别大特别空,没有一点声音,阴森森的。我总疑心有人藏在哪一个黑暗的角落里。虽然我很不想立即回家,但我又没别的地儿可去。我和妈妈从苏州搬到上海还不到一年,这边我基本不认识什么人。我在街上遛哒,到处都是人,可是谁也不认识我。回到家把门一锁,我就是哑巴了。哎!要是爸爸在身边就好了。当初往上海搬的时候,我是不大愿意跟妈妈一块儿过来的,我希望爸爸和我们一起走。说心里话,我更愿意和爸爸生活在一起。那些天妈妈不停地流泪,我不跟她到上海来是不可能的。走的时候,妈妈倒是高高兴兴的,爸爸紧紧地搂着我泣不成声,我哭着上了火车。我们这一走,爸爸一个人会感到孤单和寂寞的,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能够调到上海来?
  我在兴隆饭馆要了一套盒饭,满头大汗爬上六楼。我小心翼翼打开门,然后轻轻地锁上了防盗门。打开每一个房间里的灯,我仔仔细细检查了各个角落,确信没有坏人,才放心地关上了我的小屋,开始吃晚餐。这时候,一抹夕阳斜着身子遛进了我的房间,书桌、床单和墙壁上都铺满了一层金黄。街面上的那些嘈杂声被我的小窗挡住了,满屋子的寂寞。虽然我买了我最喜欢吃的糖醋里脊,现在吃起来却没什么滋味。我妈妈在北京一定玩儿得很高兴,把我忘了,不然,她早该给我来电话了。我不停地盯着床头的那部红色的电话机,等待着它突然嘟嘟地叫起来。
  扒光了米饭,电话机仍然很安静。我心里很不是个味,一种莫名的委屈在心中一圈圈荡漾开去。懒洋洋地躺在床上,眼泪很不争气就流了下来。我不爱哭鼻子,不知怎么搞的,现在我想着想着眼泪就不听使唤了。幸亏没人瞅着,这可是很没面子的事。想到还有好多作业没写,我抹抹脸从床上弹起来。
  写完了数学作业,我接着背英语单词。这时候,电话突然尖叫起来。我一看钟,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了,妈妈总算还记得打电话回来。我急急忙忙接了电话,正准备发一通牢骚,可是,电话里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我一听见那个声音,整个身子都变软了。抓着话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是可可吗?我是爸爸!喂,你怎么不说话?”
  爸爸在话筒里很着急,他的声音我听起来既亲切又陌生。爸爸已经很长时间没给我打过电话了,还是过春节的时候,他来上海住了三天。他走的时候,心情很不好,我妈妈没去送他。我妈对我爸不是很好,她老说我爸没能耐。
  “爸爸,我是可可,您在哪儿?”我的声音一定变了调,我的心都快要蹦出来了。
  “可可,你别哭,爸爸已经到了上海,一会儿就来看你。你妈妈在吗?”不知怎么回事儿,我真的就哭了起来。
  “爸爸,你快过来吧,我一个人在家,无聊死了!”
  “可可,你等着,爸爸半小时后就到!”
  爸爸急急地挂了电话,我抓住话筒,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接下来这一段时间我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才好?爸爸一会儿就会出现在我面前,我觉得这不是真的,好像在做梦!我使劲儿拧了一下左胳膊,很疼,忍不住叫出了声。
  爸爸真是个好爸爸,他总是在我最需要他的时候出现。在苏州的时候,爸爸每天晚上都在家里陪我写作业,或者陪我读故事书。我爸有一肚子故事,怎么讲也讲不完。爸爸在一家杂志社上班,妈妈常抱怨他一个月只能挣几个零花钱。我爸一直在写故事,专门写给孩子们看。我特别喜欢看我爸爸写的那些童话,读起来可有意思了,我经常被笑得肚子疼。爸爸每次写好了一篇童话,他就叫我读,我觉得有意思,爸爸就会把它寄出去发表;我如果说没意思,爸爸就把它扔进废纸筐里。可是,那些编辑们好像不怎么喜欢爸爸的作品,他的那些我认为写得很精彩的故事也很难发表。
  妈妈动不动就嘲笑爸爸爸。她说:一天到晚都在写,写来写去有什么用?既不能当饭吃,又不能当衣穿,还不如养养精神,或者,干脆上街练摊也比坐在那儿瞎写强。
  每一次妈妈这样唠叨,爸爸都一声不吭,好像做了错事儿。我妈妈反倒觉得有理了,一说起来就没完没了。我爸实在听不下去了,拎上公文包铁青着脸上单位。
  我觉得我妈在我爸面前像个女皇帝,有时候他数落我爸,我听起来都难受。我说:妈妈,您不讲道理,您不能老欺负我爸。我要是这么一说,我妈就会转过来唠叨我,骂我是白眼狼,要不是她每天拼命赚钱,我们爷俩儿只能喝西北风。
  我想,要是那些编辑们认认真真读了我爸的作品,他们肯定会觉得有意思的。只要我爸的作品发表多了,他在我妈妈面前就直得起腰。你们说是不是?我真为我爸着急,不知道他写的那些精彩的故事,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发表?但我相信爸爸总有一天会成功的,只要他不泄气!
  我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一会儿想这,一会儿想那,突然变得不像我自己了。爸爸刚下火车一定很累很饿,我该给他准备点开水什么的。我打开冰箱,里面什么也没有。妈妈说这一段时间我就下馆子吃,省得自己做饭。再说,我也只会煮方便面。英语单词还没背完,我现在哪还有心思管它们?我打开电视机,上海有线电视台正在放《孽债》,我特别喜欢看。每一次听到片头曲,“爸爸一个家,妈妈一个家,剩下我自己,好像是多余的”,我心里就像打翻了五味瓶。我知道我爸和我妈早晚会离婚,我妈不止一次向我暗示,要是爸爸调不到上海来,我必须跟她,因为她比我爸爸有钱,她才有能力供我上大学
  爸爸和妈妈我都爱,我是不希望她们离婚的。妈妈爱我,这我知道。我爸对我也特别好,我甚至觉得他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许多同学都说他们的爸爸如何如何蛮横,动不动就是喝斥,甚至大打出手。在我的记忆中,我爸从未打过我,似乎连大声喝斥都不曾有过。要是他们真的离婚了,你说我跟谁?
  我要是跟爸爸,妈妈不知会哭成什么样子?我最怕妈妈的眼泪了。要是我跟了妈妈,爸爸一个人怎么过?有一次我对妈妈说:我谁也不跟,免得得罪你们当中的任何一个。要不我这个月跟爸爸,下个月陪妈妈。妈妈说我上嘴唇不和下嘴唇商量一下就把话说出来了,其实,我的这些想法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就不明白,他们为什么非得分开?我常常想,要是当初妈妈不往上海调,一家人在苏州生活多好。现在,爸爸一个人在那边,我们很难见一次面。我问妈妈,爸爸什么时候来上海工作,妈妈说爸爸不愿意过来,他说到这边来,没有他自己想干的工作。我问爸爸,爸爸却说,调动很难办,不单单是花钱的事。我不懂得大人们的那些麻烦事,但是我知道,爸爸来上海的可能性不大。
  
  
  2
  
  我等待了许久的门铃声终于响起来了。
  “可可,快开门!”爸爸的声音很急迫,生怕我不给他开门似的。我的心狂跳着。
  “来啦,来啦!”平时开熟了的门,现在好像不听使唤了,我拧来拧去,费了好半天工夫。爸爸放下行李,一把把我拉到面前,目不转睛地盯着我,好一阵儿,他一句话也不说,看得我都有点不好意思了。我闻到了爸爸身上的那股久违了的气味,那是爸爸的气味,我一闻到这股气味,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爸爸的头上已经有了一根根银丝,他的脸很瘦,一身的疲惫,但是他那双盯着我的眼睛却冒着热腾腾的光。
  “爸爸,你这次来住多久?”爸爸没有直接回答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
  “可可,你妈妈上哪儿去了?”
  “又去北京出差了,半个月后才能回来。爸爸,你这次可得多住几天,我一个人待在家里,没劲儿死了!”我摩挲着爸爸的手,恳求他。爸爸又用了点力,把我搂得都快透不过气来。
  “可可,你吃晚饭了吗?”
  “吃过了,在饭馆里买的盒饭。爸爸,我还是最喜欢吃你烧的菜。你要是不走,多好!”我抬起头,看着爸爸的脸。当我们的目光相对的时候,他躲开了。爸爸抓过杯子,使劲儿喝了一口。
  “可可,爸爸还没吃饭呢。走,陪爸爸吃饭去,爸爸今天请客!”
  这可是我没想到的事,记忆中爸爸很少带我下过饭馆。我妈妈常说,瞧你爸那个寒酸样,咱们一辈子也别指望他有钱请我们吃一顿像样的饭。我觉得我妈妈说话太绝对,特别是他说我爸爸的时候。要是妈妈不走,我爸不也会请她下饭馆吗?
  大街上灯火辉煌,上海四月的晚上仍然有丝丝凉意。差不多是晚上十点钟了,街上的人却不见少。我觉得上海人很怪,晚上都不愿待在家里,跟商量好了似的全都跑出来逛。爸爸牵着我的手,不停地问这问那。学校的老师怎么样?和谁玩儿?上海和苏州哪个地方更好?爸爸想了解的事情可真不少,我的脑袋都快转不过来了。我很纳闷儿,几个月不见面,爸爸居然也变得有点婆婆妈妈的了。以前,他可不是这样的。
  我和爸爸面对面坐下来,我觉得我已经是大人了。
  “可可,随便点你喜欢吃的菜!”爸爸微笑着把菜单递给我,我翻了翻,这个地方的菜不便宜。爸爸不像妈妈那样有钱,我可不能让他太破费。爸爸穿的西服还是几年前买的,他拎的皮夹子也很旧了。我点了一个素菜,说:“爸,我刚吃过了,你自己点吧!”
  爸爸好像看透了我的心思,没看菜单,一口气要了好几个我喜欢吃的菜。
  “多吃点,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可千万不能亏了身体!”爸爸不停地往我碗里夹菜。
  真不好意思,那些菜差不多都是我消灭掉了的。我好像从未像今晚这么能吃过,要是妈妈见了我这个样子,肯定会骂我没出息。跟妈妈在一起,规矩可多了,比如吃饭吧,不准说话,必须慢慢吃,即使饿了也不能狼吞虎咽,更不能吃出声音来,她说那样没教养,会遭人笑话。爸爸不会轻易教训人,和他在一起,就随便得多。
  吃饭的时候,我的话特别多,仔细想一想说了些什么,一点印象都没有。爸爸一直微笑着看着我,隔一会儿他就提醒我:“快吃,凉了!再吃点,小伙子,没问题”。
  这顿饭我吃得特别香。
  “可可,陪爸爸散会儿步,好吗?”我觉得爸爸太客气了,他紧紧地拽住我的手,好像怕我要遛掉!爸爸的手热乎乎的,好像在不停地出汗。
  我们沿着凤凰街慢慢悠悠地走。爸爸好像有满腹心事,他一定有好多话想说,可是,他为什么不对我说呢?我都是中学生了,再不是小孩子,好多事我都懂,包括大人们那些让人脸红心跳的事。路边有卖橘子的,爸爸买了两个最大的。我紧紧地拽着爸爸给我的那一个,舍不得吃。这可是爸爸买的,我得搁一阵儿再说。说不清是为什么,妈妈给我卖的东西可多了,可我却没什么印象;爸爸很少给我买什么,但凡他买的东西,我都格外珍惜。因此,妈妈说我这人不好伺候,不知道亲疏冷热。爸爸见我不剥开吃,就把他的那一个掰一半给我,我接过了。你可别笑话我贪心,反正我觉得爸爸给的东西就得拿着。
  “爸爸,你什么时候过来?现在我们家啥都有了,就是缺个爸爸!”
  我仰起头,看见爸爸的眉头拧成了一个结。他用力捏了捏我的手,我明白他有什么难处,也就不再说什么,但心里酸酸的。爸爸过不来,妈妈三天两头不在家,这日子真不好过。我真想对爸爸说,我愿意马上跟他回苏州。别人家的爸爸妈妈天天都在身边,我的爸爸妈妈却各自生活在一处,我想见他们一面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想着想着,眼泪又不争气地蹦出来了。
  “可可,想听爸爸的故事吗?”
  爸爸的声音很低沉。我现在没有心思听他讲什么故事,我只关心他能不能在上海多待两天,我只想他马上就告诉我什么时候能调到上海来。我一声不吭,慢慢地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爸爸见我不说话,停下来,蹲在我面前,柔声说:“可可,你再等些时候,爸爸一定想办法过来”。
  这时,我再也忍不住了,扑在爸爸的肩上“哇”地哭出了声。爸爸抱着我蹲在原地一动不动。
  “爸爸,你们谁都离我远远的,我一个人守着这么大个家我害怕,要不我跟你回苏州?”我抽抽答答地说。
  爸爸好像不知道对我说什么才好,他不停地叹气。我就害怕爸爸妈妈老是把我当小孩看,把什么都埋在心里不说出来,聊了这么久了,我一点也不知道爸爸是怎么想的。我很着急,气呼呼地问:爸爸,你说呀,你带不带我走?”
  爸爸慢慢地站了起来,我看见他在擦眼睛。我把爸爸给弄哭了吗?这下该怎么办呢?
  “可可,我们回家吧!”爸爸说。
  
  
  3
  
  我们刚打开门,电话嘟嘟嘟叫个不停。我这才想起妈妈来了,她还记得我在家里,还知道给我打电话回来。我等她的时候,就是听不见她的声音。我没想起她吧,她却打电话回来了。今晚她打不打电话回来都没关系,反正爸爸在身边。
  “可可,你又跑到哪儿疯去了?你看看都几点了?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晚上就待在家里,你一个人到外面去多危险。你都快把妈妈给急死了!给你打了多少次电话,就是没人接,还以为出什么事了呢!你这孩子真是越大越不懂事了,你能不能让妈妈省点心?”
  妈妈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抱怨,我早就习惯了,静静地听着。
  “晚上吃什么了?刚才跑哪儿去了?”听得出妈妈的怒气渐渐消了。
  “妈妈,爸爸过来了。”尽量控制着兴奋之情。
  “什么?谁过来了?叫你爸听电话!”妈妈的声音突然提高了许多,她的怒气又升上来了。哎!妈妈这脾气,给吃了火药似的,真让人受不了!
  爸爸接了电话,差不多听了十来分钟,没说一句话。没办法,我妈妈又在电话里唠叨开了。好不容易听见爸爸说:“我不知道你出差了,我过来组稿,顺便看看儿子,我哪儿有你说的那种意图。再说,我来看看儿子又有什么不对?你别往歪处琢磨,好好干你的工作,我们的事,等你回来了再说吧!”
  爸爸说完就把电话递给我,我真不知道该对妈妈说些什么。我心里也憋着一股气,听我妈妈那口气,好像我和爸爸不应该在一起似的。平时我要是在她面前念叨爸爸,她就很不高兴。我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我妈妈为什么对我爸爸这样?爸爸哪点不好?妈妈还在电话里叮嘱我该怎么样,不要怎么样,我都听得不耐烦了,她要不是妈妈,我才不想理她呢!
  “妈妈,我知道了,你放心,我都照你说的做,再见!”
  爸爸坐在沙发上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一定在想妈妈所说的那些话吧?也不知道妈妈都对他说了些什么?我坐到爸爸身边,想和爸爸商量回苏州的事。我现在真的不愿意呆在这儿了,妈妈要是真对我好,她就回苏州好了。这样想过了之后,我特别兴奋,恨不得马上就和爸爸回苏州。
  “可可,作业都写了吗?时间也不早了,咱们洗洗睡吧!明天你还得上学。”爸爸打着哈欠。我还有好多事儿没向爸爸问明白,如果爸爸明天就回苏州,我明天就想跟他走。
  “爸爸,我想和您商量个事?”爸爸愣了一下,很吃惊地看了我一眼。
  “可可,待会儿咱们躺在床上再说吧!”
  我建议我们睡妈妈的那张大床,爸爸却说他想睡睡我的小床,看看舒服不舒服。我枕着爸爸的胳膊,怎么也睡不着。我爸爸身上有一股很好闻的“香味”。
  “爸爸,您的肉是香的。”我说。
  “你这家伙尽说瞎话,快快睡吧,不然明天早上就起不来了”。爸爸拍拍我的脸笑着说。
  我怎么睡得着?再说,我还要和爸爸商量回苏州的事呢。
  我知道爸爸也没有睡意,但是他静静地躺着,不说话。我捅了捅爸爸,说:“爸,您什么时候回苏州?”
  “过两天吧!”爸爸迟疑了一会儿说。
  “爸爸,我跟你回去吧?我在这边待着没意思。”爸爸又是一阵沉默,我知道他不会同意,特别失望。
  “那得……等你妈妈回来……再说”,爸爸吞吞吐吐。
  “可是,爸爸,妈妈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呀?我可等不及了呀。反正是我要回苏州,又不是妈妈要回”。我急了。
  “可可,你13岁了,事儿也懂得不少。你要离开妈妈,怎么说也得给妈妈讲清楚吧?哪能趁妈妈不在家就跑了呢?要是你哪一天放学回家,发现妈妈突然离开了你,你心里好受吗?你想回苏州,爸爸当然不反对,可是你的户籍在上海,你回苏州上学,可不是今天走明天就有学上的啊,耽误了功课,怎么办?”
  爸爸的声音很轻,但是一字一句说得很肯定。大人们的想法就是多,他们想说服你,理由多的是。我不知道该怎样和爸爸争辩。很明显,爸爸这次不会带我回苏州,我心里很难受。我不想再说什么了,说也没有用。我背对着爸爸,爸爸伸出手臂,把我拥在怀里。
  “可可,你不要任性。爸爸这次陪你多待两天,等妈妈回来了,我们再好好商量。”
  爸爸终于答应多住两天,我心里多少得到了一些安慰,只要爸爸不走,我去不去苏州也无所谓。不过,这一次妈妈一回来,说什么我也得要他们给我一个说法,我可再不想一个人在家里待着了。
  “爸爸,您得说话算话啊,等妈妈回来了再走!”
  我转过身,贴着爸爸那热烘烘的胸膛。不知什么时候,我进入了梦乡。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爸爸提着行李,上了火车,我跟着火车疯狂地跑,边跑边喊:“爸爸,我要和你一起走!”可是,火车越开越快,我追不上了,我抱住一棵树,使劲地哭。哭着哭着,我就醒了。
  “可可,你做恶梦了,你在喊爸爸,不怕,爸爸在这儿呢!”
  我醒了,我把爸爸抱得紧紧的。想起梦中的情景,我的眼泪大滴大滴地滚了出来……
  
  
  4
  
  爸爸这次真够意思,已经在这边待了四天。以往,我放学后总喜欢在路上逗留,东看看,西瞧瞧,就是不想早一点回家。你知道,我妈妈即使不出差,她每天从早到晚都在公司忙,差不多要在晚上八点之后才能回家。我回到家,一个人守着那几间屋子,有什么意思,还不如在外面玩儿。这几天就不一样了,一到下午,我就眼巴巴地等着老师宣布放学,我准是第一个冲出教室。你可知道,我爸爸在等我回去,他从苏州过来一趟不容易。再说,他一个人在家待着肯定也很寂寞,我得快点回去陪陪他。
  上气不接下气地爬上六楼,我就大呼小叫。本来带着钥匙,可是我哪里有耐心自己开门?我一边喊着爸爸,一边当当当敲门。这时候,爸爸总是系着围裙出现在门口。我看见爸爸那微笑的脸,心里就踏实了。换了鞋,我尾随着爸爸进了厨房。啊,真香!不用问,我就知道爸爸又在给我做油焖肘子。我总是情不自禁地抱住爸爸,夸一通爸爸真是世界上最好的爸爸。爸爸总是微笑着说:
  “行啦,行啦,别给爸爸戴高帽了,忙你自己的事儿去吧!”
  等我的作业写得差不多了,我的肚子就开始咕咕叫,这时候,爸爸准会在厨房里喊:“可可,吃饭啦!”
  不用说,晚饭吃起来很香。我好像又回到了从前,无忧无虑。妈妈每天晚上都会打电话回来,问长问短,特别关心我想不想她?坦白说,有爸爸在身边,我很少想起妈妈。
  吃完饭,等我把作业写完了,如果有我们都喜欢看的电视,我们就边看边聊天。不看电视,爸爸就给我讲他最近写的故事。不知道是不是我有偏见,我觉得我爸爸写的那些故事,比电视上的许多卡通片有趣得多!
  “爸爸,您的那些故事发表了吗?”爸爸笑而不答。
  “爸爸,您别难过,您的那些故事写得真的很好,我把您写的故事讲给我的同学们听,他们都说很有意思,经常缠着我讲给他们听。每次班上搞活动,我给大家讲您写的故事,已经成了我的保留节目。我说,这些故事都是我爸爸写的,同学们都很羡慕我。他们都说您真了不起!”
  我说这些话的时候,爸爸好像有点不好意思。爸爸真逗,好像怕听别人表扬他。要是谁表扬我,我可得意了!我妈妈说我这人一点也不懂得谦虚,别人一夸我,我就不知道我姓啥了!看来,我得好好向我爸爸学习学习才是!爸爸话不多,但是,跟他在一起,我就特别想说话。我如果在妈妈面前多说点什么,我妈妈准会说我闹腾,跟个女孩子家家样,哪像个男子汉?我爸可不会这样说我,我不管说什么他都耐心地听,还时不时问点什么。因此,我在爸爸面前什么都藏不住,不用他问,我什么都给统统交代。包括,我喜欢我们班上的一个女孩子,我爸都知道。我爸说,你喜欢她,你就和她说说话,没什么要紧的。
  一谈我爸写的故事,他的精神就特别好。他不断问我,为什么喜欢这篇而不喜欢那一篇。我怎么想,就怎么说。平时,老师让我分析课文,我绞尽脑汁也不知道说什么好,紧张得不得了。可是,谈起我爸爸的故事,我就没完没了。
  “爸爸,您别泄气,您的故事肯定会让那些编辑叔叔阿姨喜欢的!”
  这些话,我都说了很多次了。每一次,爸爸都会摸摸我的脸,我相信他对我说的话很感兴趣。我现在最大的愿望就是将来长大了做编辑,我肯定首先发表我爸爸的作品。爸爸说,他要送给我一件礼物,不过要等他走了后,我才能知道是什么。爸爸还说,我肯定会非常喜欢!我真想不出那是一件什么样的礼物?一想起我爸爸要走,我的心里就疙疙瘩瘩的。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让我爸爸不走!但是,爸爸说他走后,我就知道是一件什么礼物,我多少感到了一些安慰。其实,我宁愿什么礼物都不要,只要爸爸不走,我就心满意足了。
  昨天是星期六,爸爸和我在上海儿童乐园痛痛快快玩了一天。爸爸的呼机叫了好几次,肯定是我爸爸的同事在呼他,问他什么时候回去。在家的时候,我就听见爸爸打了好几次电话。爸爸说:我在这边碰上了一些实际问题,等把问题办妥当了,就回来。一听见爸爸的呼机叫,我的心里就不舒服。看得出,爸爸心事重重。我感觉到爸爸最近几天无论如何都要走了,我想,是没有人能理解我的心情的。我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没有像我这样,不能同时和爸爸妈妈住在一起的孩子?
  晚上,睡觉的时候,爸爸说要赶一篇稿子,他进了妈妈的房间。这几晚我都是搂着爸爸睡的,现在一个人睡,怎么也睡不着,总感到不太对劲儿。我翻来覆去,想想这,想想那,脑子里乱得像糨糊。我又失眠了!
  
  
  5
  
  一觉醒来,看看表,差两分就是上午十点。屋子里静悄悄的,我立即意识到爸爸走了。心里慌慌的,空空荡荡,想哭。我顾不得穿上衣服就下了床。客厅里空空的,妈妈的卧室里也没有爸爸的身影。爸爸的公文包、行李什么的都不在了。我回到床上,躺着。天花板上的那个大大的吊灯,静静地看着我,好像很同情我,仿佛在对我说:你真可怜,你爸爸不给你说一声就偷偷走了。这是一个阳光灿烂的早晨,窗外明亮亮的,各种各样的声音在我的耳朵里盘旋。说真的,我很伤心,我根本不相信爸爸会趁我睡着了遛掉,他应该知道我还有好多的话要对他说。爸爸肯定是怕我不让他走,其实,我怎么会那么不懂事呢?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躺了很久,我突然记起爸爸说过他走后会给我一件礼物。我下了床,发现书桌上放着一本新书,书上有一封信。我抓过信,看到了书名《爸爸,您别泄气!》。我很惊讶,我上学期参加市里举行的中学生作文竞赛时就是写的这个题目,那篇作文我得了一等奖。翻开扉页,爸爸用钢笔写了一行字:谨以此书送给我的儿子可可,谢谢你对我的支持和鼓励!
  我的心早就要蹦出来了,我恨不得立即向全世界宣布,我的爸爸成功了,他已经出了书,大家很快就能够读到他写的那些特别有意思的故事了。我想马上告诉我妈妈,我想这下我妈妈就回改变对我爸爸的看法,说不定,我爸爸很快就会过来了。我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我捧着书激动得不知道如何是好,就像一个穷光蛋突然得到了一大笔怎么花都花不完的钱!
  心情渐渐平息下来后,我打开爸爸写给我的信:
  
儿子:
  当你醒来的时候,爸爸已经离开了上海。不是爸爸狠心,不给你道别就走了。爸爸看你睡得那么香,不想把你叫醒,爸爸知道你昨天晚上没睡好。还有,爸爸实在不愿离开你,你要是醒了,爸爸可能就走不出门了。爸爸害怕看见你那忧伤的样子!
  儿子,我作为你的父亲,我不是做得很好。每当想起我不能和你生活在一起,我就特别内疚。这一次来上海,爸爸发现你长大了,懂事了。我和你妈妈之间的事,不管怎样解决,你放心,都不会影响我们对你的爱。儿子,你相信爸爸,到年底,爸爸无论何如都会到上海这边来生活,到时候,我们就能够经常见面了。儿子,希望你再等待一些时候!
  儿子,你一直喜欢读爸爸写的故事,爸爸正是在你的鼓励下,才不断在写。你上学期获奖的那篇作文我看过了,爸爸很感动。我们父子之间很有缘分,你虽然还是个孩子,但是你已经懂得了爸爸的心,为此,爸爸很自豪!爸爸出的这本书,你功不可没,所以,爸爸把它送给你。盗用了你作文里的那个题目,算是我们父子俩共同完成的第一本书。
  儿子,这个星期天对你来说肯定不好过,爸爸希望你不要因为爸爸走了就不知道该怎么生活了,你该做什么还做什么。人生的路很长,离别司空见惯,你要慢慢地学会坚强!爸爸到了那边后会给你打电话,写信。希望你读了这封信后,很快就能破涕为笑……
  愿你过一个愉快的星期天!
  
                                                        爸爸亲笔
  
                                                                 4月8日
  
  
  读完爸爸的信,我的心情好多了。我趴在床上,爱不释手地读爸爸写的书……
  
  
TAG: 短篇小说 励志阅读 励志文学 男孩必读 小说精品 / 中国第一文学教育门户-秋千网
分享到:
顶:42 踩:65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0.81 (744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0.51 (521次打分)
【已经有596人表态】
131票
感动
67票
路过
61票
高兴
53票
难过
66票
搞笑
63票
愤怒
70票
无聊
85票
同情
下一篇:转身就是方向上一篇:时间、不允许等待
秋千网湖北省电信网友 [qiuq] ip: 121.63.*.*
2012-03-07 22:44:41
小说一点一点地、口语地写出了少年汤可可自身的感受,以他的目光看世界,以他的语气说话,以他的方式处理问题,从情节到心理描写都是如此。这是作者的一种创新,不把自己置身度外,而是完全投入角色之中,真实细腻地展现少年汤可可的内心世界。让读者,特别是与汤可可同龄的男孩读者更能得到共鸣!”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1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