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上秋千,创作无极限〗 今天是:
秋千网“真人真网”大清理公告 秋友交流QQ总群公开吸收成员启事 秋千网改版升级公告 关于秋搜的公告 关于“中国未来文学家”的通告 | |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桌面图标
原创投稿,名家辅导,在线答疑,发表有奖

您的位置:秋千网 >> 阳光文苑 >> 小说林子 >> 正文 在线投稿

一个人的舞蹈

排行榜 收藏 打印 发给朋友 举报 来源: 秋千网   作者:吴鸣
热度22票  本文已影响:1368人 【共0条评论】【我要评论 时间:2017年4月14日 20:57
学作文,就上新阳光作文!
  她两岁,但是依然不会说话,无论爸爸妈妈怎么教她,她依然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没办法,父母只得带她四处求医。

  五岁那年,家中已负债累累,每天要债的人堵在门口,她看在眼里依然不说话,看着父亲远去,看着母亲躲在角落里流泪。

  父亲已无法承受这债务的压力,抛弃了她们母女俩。那一天母亲一整天没有说话,也没有做饭,母女两个人整整饿了一天,也许是要债的人可怜他们母女两人,在黄昏的时候都离开了。那一夜母女两个人都没睡觉,呆呆的看着对方,她似乎明白些什么,留下了几滴眼泪。

  天亮了,母亲重新拥有了动力,因为母亲看到了女儿的眼泪,因为母亲看到了希望,女儿可以恢复的,她流泪了,她是可以和正常人一样的。母亲坚信在不久的将来女儿也可以正常交流,拥有感情,拥有喜怒哀乐。

  母亲要出去工作了,但是却放心不下她自己在家。

  没办法,母亲只得向乡下的舅舅求助。

  母亲没告诉舅舅她们母女被抛弃了,母亲告诉舅舅父亲去外地工作,想让表哥来照顾她。

  表哥学习很不错,但是由于家里穷,上不起高中,初中毕业一直在家,舅舅、舅妈想让他去打工,但是表哥从小的时候就梦想成为一名作家,所以每天都在家里憋着,除了吃饭上厕所其他时间都在自己屋里憋着,写作。

  照顾她,正好能让表哥出外透透风,所以舅舅同意了。

  那天,表哥穿鞋一件格子衬衫,蓝色牛仔裤,一双黑色的鞋子,一副黑色眼镜,显得斯斯文文,这是兄妹两人第一次见面。

  那一年表哥十五岁,她五岁,看着她,表哥呆住了,一个五岁的小女孩穿鞋一件很大的衣服呆呆的看着他,这衣服不是她的,衣服的袖子是那么长,以至于拖到了地上,整件衣服像一个加大的连衣裙,但是这连衣裙却又太过于宽大。

  她第一次见到表哥,她呆呆的看着这个斯斯文文的人,依然不说话,表哥带来了很多的行李,似乎把家都搬来了。

  母亲给表哥收拾了房间,表哥的房间里有一张床和一张桌子一张椅子。她的房间只有一张床,母亲的房间里剩下了一张床,一张桌子。除了房间里的这些家具,别的就剩下了客厅里的一套沙发一张桌子,桌子上边有一台电视。

  家里没有什么电器了,给她看病把能卖的都卖了。

  除了那台的电视,家里也便没有别的电器了,那台电视是爸爸妈妈结婚时买的。本来想把这台电视机卖掉,但是那个收废电器的人出价太低没舍得卖,也许也是因为那台电视机是爸爸妈妈结婚的见证没舍得卖得。

  总之,这台电视机就留在了家里。

  母亲的工作有着落了,一家餐饮店的老板知道了她家里的情况,母亲可以在哪里工作,并且老板还告诉母亲,只要工作半天就可以了,剩下的半天可以回家照顾她,工资是正常工资,母亲在哪里总是工作一整天,因为家里有表哥照顾她。

  母亲不愿接受别人的施舍,因为母亲心中的那一份坚强,那一份不屈,还有那一份信念。

  母亲的信念就是,她会好的。

  表哥很疼爱她,因为她总能呆呆的听表哥朗诵自己写的诗,表哥把自己写的文章念给表妹听,她呆呆的坐着,呆呆的听着,表哥把她当成自己的知音,因为表哥总感觉她在欣赏自己的文章,那些诗歌

  她呆呆的坐着,似乎是在欣赏表哥的杰作,表哥心里无比的快乐,从开始写作,没有人这么认真地听他的作品,她是唯一一个,这也许就是知己吧。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在不经意的一天表哥发现了她的秘密。

  那天,打开那台电视,电视响起轻快的音乐,有一个曼妙的女子舞动着,表哥正专注的看着这个节目,不经意间余光看见了她,她随着那轻快的音乐轻轻舞动,动作是那么的优美,那加大的“连衣裙”甩动着。

  表哥终于明白了,原来她总爱穿这种衣服是看从电视上看到的,她是向往那种舞动的优美。

  从那以后表哥总是看些舞蹈节目,她在旁边跟着舞动,看她是那么认真的学着,动作丝毫不差于那些舞蹈演员,她从来没练过劈叉,但是她却做的那么标准,那么唯美。

  在她六岁生日那天,表哥送给她一个音响,那是她第一次过生日,第一次收到生日礼物,表哥和母亲给她唱着生日歌,她依旧呆呆的,呆呆的看着蛋糕,这是她第一次吃到蛋糕,甜甜的。

  蛋糕和音响都是表哥买的,那是表哥发表的第一篇文章的稿酬,在买音响的时候表哥还买了U盘,并把U盘里下满了音乐,送给她。

  从哪以后她每天都跟着音乐舞动,她记得电视里那些演员的动作,她也能把动作做的和那些演员一样。

  母亲终于还清了一些外债,她不会想到母亲每天是怎么工作的。母亲每天做三份工作,这一年里母亲苍老了好多,母亲的双鬓由青丝变成了白发,她不会理解母亲的压力。

  尽管顶着外债的压力,母亲还是决定送她去学舞蹈,学舞蹈需要不小的花销,母亲的压力又会增加了。

  那一天,母亲和表哥带她去舞蹈训练班,久违的阳光照在了她的脸上,她的意识里似乎有些小的兴奋,目光也不再呆呆的,左看看右瞧瞧,好久没有看见过她这么活泼了,母亲的心情也好很多,表哥也露出笑容。

  到了一家培训班,老师看着她,她呆呆的看着老师,培训班的音乐响起来了,她跟着舞动,老师惊呆了,因为从未见过一个小女孩把舞蹈跳的如此优美,母亲告诉老师她从未学过舞蹈,老师又是一阵惊讶,没有学过舞蹈的女孩竟能把舞蹈跳成这样,不敢相信。

  但是老师知道了她的情况后,却不敢留她,因为老师害怕这个舞蹈天才会做出偏激的事情,这种情况的孩子老师是有了解的,无论母亲怎么解释,老师还是拒绝的。

  没办法,只能换一家了。得到的结果呢,依然是一次又一次的惊讶,依然是一次又一次拒绝。

  天无绝人之路,市电视台刚好开办了一个栏目,这个节目是市政府支持的,目的是通过电视台帮助那些有困难的人。母亲和表哥带她回家的时候看到了饭店里电视的广告,表哥拨打了求助电话。

  那天到她家里采访,她呆呆的看着记者,面无表情。

  记者采访了妈妈。

  记者:您好,我是《你有困难,我来帮》的记者。请说说您有什么困难,我们会尽权力帮助你们的,

  妈妈:你好,谢谢你们能来,我的女儿是一名孤独症患者,我和孩子爸爸为了给他治病欠了一屁股的债,孩子却总是这样,没有一点好的迹象,但是她非常喜欢跳舞,我带她去培训班,培训班的老师看到她的舞蹈都为之惊讶,但是考虑到她和平常孩子不一样,担心她会做出偏激的事情,便都给拒绝了,但是我敢保证她不会那样做的。

  记者:好的,具体我们会想办法帮助您的,您能带我去看看她吗?

  妈妈带记者来到她的房间,她正在跳舞,表哥给她放的音乐,表哥坐在地上,欣赏着她优美的舞蹈,记者看呆了,不敢相信这个小女孩没有学过舞蹈,即使她学过也不见得能达到这种程度,这么优美。

  记者临走时录了一段她跳舞的视频,回到电电视台记者把视频发到了网上,晚间新闻也播放了这次采访。

  太多人为之惊讶,太多人都想帮助她,太多人已经伸出援助之手。

  舞蹈学院的许多老师看了新闻,她的舞蹈使这些老师无法相信,不敢相信这是一个没有经过训练的女孩跳出的舞蹈,但这确实是事实。

  老师们都来到院长办公室,希望学校里可以帮助她,院长也看了新闻,看了网上的舞蹈视频,也为之感叹,沉思了好久。

  院长准备帮助她,把她收作自己的学生,并打算免费教她。

  院长已过半百,带过的学生不计其数,好多已是国内著名的舞蹈家,有的在国外发展成了国外签约的舞蹈家。院长亲自教她,老师们都非常支持,替她高兴。

  在一个周末,院长来看她了,她呆呆的看着院长,院长想看她跳舞,表哥放了音乐,她随之舞动,院长一脸微笑的看着她,那笑容如此温柔,她一边跳舞一边看着院长,这笑容只见妈妈有过,那么的暖人心底。

  但是有好久没见妈妈笑过了,自从爸爸离开后,这种笑容没有了。

  院长说明了来意,妈妈笑了,这久违的笑容,看着妈妈笑着,院长笑着,表哥也笑着,她也笑了。

  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笑,但是她笑了,妈妈的动力更大了,女儿会笑了,女儿可以学习舞蹈了。

  那天妈妈做了好多菜,用来感谢院长的帮助,也是用来庆祝女儿会笑了,那天她吃了好多,好久没吃过这么多好吃的了,表哥也吃了好多,好久没这么开心了。

  要送她去学习了,这一天妈妈给她穿上了新衣服,给她拿上了早就买好的跳舞的衣服和鞋子,吃完早餐,妈妈去上班,表哥带她去舞蹈学院。

  第一节课,院长教了她舞蹈的基础动作,她虽然有天分,但是基础是要学扎实的,她看着院长一遍一遍的跳着,她一遍一遍的跳着。无意间窗外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那身影太熟悉了,但是她却想不起来是谁了。

  从那以后,那身影经常出现在窗外。她努力的学习着,表哥总在角落的地上坐着,她做着她喜欢做的事情,他做着他喜欢的事情。

  母亲努力的工作,攒了一些钱,决定把钱还给债主,债主没收,也没有告诉母亲为什么,就让母亲回去了。

  母亲没有多想,便回去了,决定把这些钱留起来,给女儿留着。看着女儿每天都在进步母亲太高兴了。

  十岁那年,院长给她报名参加了全国青少年舞蹈大赛,决赛那天她跳了一支院长专门为她编的舞蹈,舞蹈的名字叫做《妈妈》。

  那一天,电视台对这次比赛进行了现场直播,那一晚电视台的收视率刷新了记录。是因为她,是因为她的这只舞蹈,但是在场的观众和评委几乎都哭了,她优雅的跳着,看着周围的人留着眼泪。

  她获得了第一名,颁奖嘉宾是院长,她获得了奖金和奖杯,她站在舞台上看着舞台下的妈妈,她大声喊了出来,那一声妈妈是如此的响亮,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见了,母亲冲上了舞台,抱着她,表哥已经泣不成声了,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感动了。

  那天之后,太多人都认识了她,一时间家里竟挤满了拜访的人,那个熟悉的身影也出现在人群中,是父亲,没错,是他。

  原来父亲没有抛弃她和母亲,原来父亲去国外打工。这几年父亲拼命工作终于挣够了还债的钱,还给了债主,这就是债主不收母亲钱的原因,母亲在快餐店里的工作也是父亲去求的快餐店老板,老板看着这家人可怜也就答应了。

  一家人团聚了,她也不再孤单了,每天爸爸妈妈去工作,表哥送她去学舞蹈,一路上和表哥说说笑笑,虽然由于太长时间不说话,她说起话来有些不太利利索,有些还不会说,但是她再也不呆呆的了。

  后来表哥根据她的故事写下了这篇《一个人的舞蹈》,也正因为这篇文章的发表,表哥成为了报社签约作家。



TAG: 短篇小说 秋千 秋千网 秋千小说 张智华 中国小说 中国作家 / 中国第一文学教育门户-秋千网
分享到:
顶:2 踩:0
对本文中的事件或人物打分:
当前平均分:-4.6 (5次打分)
对本篇资讯内容的质量打分:
当前平均分:-2.5 (8次打分)
上一篇没有文章了上一篇:寻找金子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查看全部回复【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